【非洲 社会人文】东北非早期文明:库施和阿克苏姆|中国投资

库施和阿克苏姆的兴起和发展都与外部世界密切相关,但它们的价值仍然在于立足非洲并能开发和利用非洲内陆地区的资源,从而使其成为地中海世界、西南亚、南亚需求的重要供给者

尼罗河从东部非洲内陆至地中海,狭长的红海使东北非与西亚、西南亚毗连,地中海世界和西亚的发达文明或沿尼罗河南下,或跨越红海,在东北非地区催生出两个古老的文明:库施(Kush)和阿克苏姆(Aksum)。

在库施和阿克苏姆发展的早期,外部因素的特性较为鲜明;但随着在非洲土地上的扩展,它们逐渐具备了越来越多的非洲特性,并成了沟通非洲内陆地区和地中海-红海-印度洋世界的枢纽。

库施文明所在的地区在古代被称作“努比亚”(Nubia),它大体是指尼罗河第一瀑布和青、白尼罗河交汇处之间的地区。

库施王国发展历程中先后出现过两个中心,一个是尼罗河第三、第四瀑布之间的纳帕塔(Napata),另一个是尼罗河第五、第六瀑布间的麦罗埃(Meroe)。以这两个中心为据,可以将库施王国的发展划分为三个时期:前纳帕塔时期、纳帕塔时期和麦罗埃时期。

在前纳帕塔时期,古埃及的影响非常突出。努比亚能供给黄金、象牙、香料、油料、石料、乌木、宝石、野生动物产品、活体野生动物、奴隶等,这些资源有助于古埃及的发展和扩张,也可用于满足统治者的物质生活需要。古埃及人长期致力于在努比亚扩展并实施控制,他们在努比亚建立了一些要塞和城镇,以此为据点开发内陆地区的资源,或与非洲内陆地区居民开展贸易。近世的考古已发现了古埃及人在努比亚存在的诸多证据,比如要塞和城镇的遗址、金字塔风格的墓葬遗址遗存、埃及产的生活用品、在努比亚生产但带有古埃及特征的物品等。

努比亚在与埃及的互动中不断壮大,在努比亚的埃及元素也不断地本土化,以纳帕塔为中心的库施王国由此逐渐形成。公元前11世纪末,埃及进入了一段混乱时期,而努比亚与埃及的联系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中断。公元前8—7世纪,库施王国的力量强势进入埃及,并一度在上埃及地区建立 “黑人王朝”——或称“埃塞俄比亚王朝”。但是,这一王朝维持的时间并不长,重新稳定后的埃及展开反攻,并迫使库施王国将中心移往更南方的麦罗埃。

麦罗埃时期,库施王国发展最引人注目的是冶铁制铁业。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殖民者和一些从事古埃及考古的学者在麦罗埃故城附近发现了为数不少的铁矿渣遗存,当时有学者将麦罗埃称作“古代非洲的伯明翰”。但是,麦罗埃的冶铁制铁业的细节状况和发展水平却一直比较模糊,相关探索持续至今。考古学家们在麦罗埃故城一带进行地质勘探、考古发掘、实验室分析、现场复原等跨学科的调查研究工作,对与麦罗埃冶铁制铁业相关的铁矿分布和采掘、铁矿冶炼、铁器制造以及相关的劳工组织、技术运用、运输、贸易等方面进行了很多有益的探索,但仍有很多未尽之处。

大致从公元1—2世纪时开始,库施王国进入衰亡时期。库施在北方面临罗马统治下的埃及的敌对,在东北方面临新兴的阿克苏姆的进攻,这两个方面的威胁制约了库施与外部世界的交流和贸易,最终窒息了库施的生机。

也正是在这两个方面的封堵之下,库施文明逐渐地往西、往南延伸,影响了中西部非洲以及东部非洲内陆地区文明的发展。其中,铁文明的传播可能是库施影响的一个最重要方面,但相关细节并不清晰,且仍有诸多争议。

阿克苏姆兴起于今埃塞俄比亚北部近今厄立特里亚一带,这里位于红海中段的西岸,往西是广阔的非洲内陆腹地,往东与西南亚毗连,往北可进入地中海世界,往南可进入亚丁湾—印度洋,阿拉伯半岛族群越红海或经亚丁湾向东北非流动,欧亚贸易的一部分也途经这里或在这里交汇。

阿克苏姆有比较发达的农业,它所在的地区实际上正是非洲大陆农业起源的一个中心,这里的居民很早就种植小麦、大麦、画眉草(teff)、高粱、龙爪稷以及多种豆类和油料作物。阿克苏姆有门类较为多样、发展水平较高的手工业,包括制陶、金属冶炼加工以及石、玻璃、木头、象牙等材料的加工。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阿克苏姆的对外贸易。大约在公元前后,阿克苏姆已是一个繁荣的商业中心,为地中海—红海—印度洋世界的商人们所熟知。阿克苏姆人用来自非洲内陆的象牙、犀角、龟甲、毛皮、香料、染料、木材、宝石以及活体野生动物和奴隶等换取欧亚商贾手中的布匹、服装、油、酒、铁制武器和工具、铜器、陶器、金器、银器以及玻璃制品等。

在经济基础稳固、贸易繁荣的支撑下,阿克苏姆在3世纪时成长为一个富强的王国。除植根非洲外,阿克苏姆还涉足阿拉伯半岛南部,着力控制红海贸易的咽喉通道。公元4世纪初,埃扎纳(Ezana)即阿克苏姆王位。他积极发展经济,扩大贸易,并为此东征西讨,在力求控制贸易通道的同时竭力扩大和开辟贸易商品来源。埃扎纳在位约40年,他控制了红海南部的两岸,打开了东北非内陆腹地,奠定了阿克苏姆强盛的基础。

阿克苏姆的强盛可以通过两个方面来呈现:首先,阿克苏姆曾制造和发行金币、银币、铜币等金属硬币。在从3世纪后半段到第7世纪中叶的这段时间内,阿克苏姆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唯一能制造和发行硬币的国家。其次,阿克苏姆曾有发达的基督教文明。在埃扎纳和卡莱布(Kaleb)两王时期,基督教实现了在东北非的奠基和稳步扩展,阿克苏姆是基督教早期向外扩展的重镇之一,也是东北非基督教的一个中心。

6世纪前,阿克苏姆被一些人认作是世界强国之一,它控制着包括今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北部、吉布提、阿拉伯半岛南部、苏丹部分地区、索马里部分地区在内的广大领土。与此同时,一张涉及多个地区、多个政治经济实体、多种商品的贸易网呈现出来。阿克苏姆的对外贸易路线向北沿红海经埃及进入地中海,向东越红海和亚丁湾进入阿拉伯半岛、波斯湾地区乃至印度,向西南进入非洲内陆,向东南则覆盖整个非洲之角乃至今肯尼亚北部地区。这其中,地中海世界和西南亚是阿克苏姆商品的接收地,它们同时向阿克苏姆输出多种制造产品。而西南方向的非洲内陆,则是阿克苏姆投入贸易商品的主要来源地;至于东南方向,阿克苏姆则主要是扮演一个转运者的角色。

但是,阿克苏姆始终未能形成一个有力的中央集权实体,它在统治者能力尚可、国家物质力量强大时能控制或至少是羁縻诸多实体,但在力量弱小特别是王权统治集团内部发生争斗动荡时就无法掌控各实体甚至还要遭受它们的侵蚀攻击。

进入7世纪后,新兴的教在阿拉伯半岛和北非的征服不断给阿克苏姆造成压力,挤压其领土空间,限制其对外联系特别是对外贸易联系,将其围困在东北非内陆高原地区。在这种情况下,阿克苏姆王国逐渐衰亡,但阿克苏姆文明并未消逝,它在不断南移的过程中与更多更复杂的族群元素发生融合。

库施和阿克苏姆的兴起和发展都与外部世界密切相关,但它们的价值仍然在于立足非洲并能开发和利用非洲内陆地区的资源,从而使自己成为地中海世界、西南亚、南亚需求的重要供给者。

库施和阿克苏姆的生存和发展依赖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它们掌控了非洲内陆资源的输出,也一度能控制非洲资源出口、外部产品进口的通道,但地中海世界、西南亚的形势却难由它们掌控。埃及形势的不断变换意味着库施的重要出路得不到长期稳定的保障,而当阿克苏姆兴起堵住向红海方向的出口时,库施就不可避免地走向衰亡。阿克苏姆面对的地中海—红海—印度洋世界更加复杂,阿克苏姆的统治者深明这一不确定性的挑战,因此他们努力跨红海控制西南亚地区,但当更强势的力量崛起时,阿克苏姆的出口被堵得更加严实,其结果与库施一样,也是衰亡。

不过,库施和阿克苏姆文明的气息并未完全断绝,它们在从乍得湖到大湖地区的广大内陆地区留下了或明或暗的痕迹,与此相关的内容是非洲历史研究中的重大主题。

本文刊于《中国投资》2020年7月号。版权所有,侵权必究。欢迎个人分享,媒体转载请回复本微信号获得许可。

《中国投资》杂志创办自1985年,由国家发改委主管,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主办,是我国投资领域唯一的中央级刊物,业界最早专注于投资领域趋势报道的核心期刊。创刊三十多年以来,杂志以全球视角看中国投资,涵盖宏观经济、行业分析和企业投资案例,同时以全球市场为坐标,聚焦特定国家、地区和重大国际趋势,目前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政府官员、各类投资机构、专家学者、企业家以及记者媒体的专业对话平台。

《中国投资》杂志每期覆盖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200多家央企国企和10000多家中国民营企业、1000多家中央与地方政府决策部门和机构、1000多家行业协会和商会、300多家主要金融机构等,是了解宏观经济环境、行业趋势前景和企业投资案例的重要参考。

自2016年始,在中联部等相关机构的共同支持下,《中国投资》非洲版面世,为非洲各国与中国持久的大规模合作,提供一个专业而强大的对线年,《中国投资》丝路版诞生,为一带一路框架下各国各方与中国的合作互鉴,提供前瞻包容的思想引领,分享各行各业的创新创举,在探索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道路上共创未来。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